科普信息網

科普信息網

生鮮電商呆蘿卜上演“滑鐵盧” 年燒十億擴張無度

發布時間:2019-12-03 14:57:18 來源:時代周報 責任編輯:caobo

冬吃蘿卜,但不到10天,生鮮電商呆蘿卜上演了一場“滑鐵盧”。

11月21日,呆蘿卜被曝欠薪。

22日,部分供應商圍堵呆蘿卜合肥總部。

同日,呆蘿卜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上表示,由于經營不善導致資金緊張,公司日常經營受到重大影響。

隨后,各地呆蘿卜門店開始呈歇業狀態。

11月29日,時代周報記者趕赴呆蘿卜杭州中心,只見人去樓空,所在辦公大樓入口處便利店的工作人員表示:“那家公司所有的人員在幾天內全走了。”

28日晚上,呆蘿卜CTO劉峰在朋友圈發表圖文稱,呆蘿卜杭州中心已于當天關閉,并稱所有該中心員工都已安置完畢。

11月29日,呆蘿卜杭州中心產研團隊前端負責人浪客(化名)向時代周報記者否認劉峰的說法,并稱:“杭州中心26日就已經沒人了,所有人都在那天被要求辦完所有的離職。”

浪客還表示,目前,呆蘿卜欠杭州中心300余員工兩個月的工資,所有員工11月社保公積金全斷,“這對部分人意味著等于不能買房、不能搖號買車,要重新積累兩年”。

事實上,呆蘿卜的資金缺口不僅是員工的工資。

12月1日,據一名呆蘿卜合肥供應商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據李陽透露,目前呆蘿卜的資金缺口除所有員工工資5000萬元外,還有合伙人的押金4000多萬元、顧客的充值金額5800萬元,以及欠供應商的金額1.5億元。

這是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欠款數字。

天眼查顯示,去年8月開始,呆蘿卜通過3次融資獲得超過7億元。

從7億元融資到3億元資金缺口,是什么讓呆蘿卜在一年多的時間里成為了一只吃錢的“猛獸”?

創始人變賣名車償付工資

天眼查顯示,呆蘿卜運營主體為安徽菜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,該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,注冊資本為500萬元,法定代表人為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李陽,同時為大股東和最終受益人。

根據其股權結構,李陽為最大股東,持股90%。

危機爆發前,呆蘿卜在安徽、江蘇、河南、湖北四省19城擁有超過1000家門店和3000多名員工。

11月27日,李陽在眾多員工的圍堵中表示:“目前公司的賬面上只有100萬元。”

他還表示,除了宣告破產之外,唯一的辦法是公司重新發展起來,他才有可能還錢。

當天,李陽表示,他將賣掉名下價值總計500萬元的三輛車,用于給合肥員工發放工資。

“合肥地區工資總共是590萬元,剩下的90萬元,我10天之內也會給大家,先把工資發了可以嗎?”李陽在現場和自己的員工“商量”道。

但他表示,杭州中心包括產研團隊在內的員工工資超過3000萬元,他目前實在無力支付。

比較幸運的是南京和馬鞍山當地的員工。

據李陽表示,呆蘿卜已經在政府的監督下,變賣了當地資產。比如南京,變賣了280萬元倉庫凍品,用于員工發工資。

11月29日,呆蘿卜合肥總部員工余田(化名)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李陽之所以承諾賣車都要發合肥員工的工資,是因為李陽希望合肥地區的業務能夠“挺下去”。

根據李陽在11月27日透露的解決方案,呆蘿卜將如壯士斷腕一般割掉蕪湖、南京、馬鞍山等其他所有城市的業務,只保留合肥的業務。

在時代周報記者于呆蘿卜南京維權群中得到的視頻中,李陽給出了原因:“為什么保合肥?不是因為合肥規模最大,是因為合肥最接近盈利!把其他業務砍掉,我們就可以用一個多月讓合肥盈利,公司盈利就可以繼續融到資。”

安撫完合肥員工之后,李陽也暫時安撫住了合肥地區供應商。

上述合肥供應商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目前呆蘿卜方面給予他們的解決方案是“債轉股”,并承諾如果他們恢復供貨,貨款將予以現結。

“現款現結我們愿意供,如果合肥呆蘿卜能存續下來,貨款還可能拿到”。供應商說。

12月1日,一名合肥門店的店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門店目前正常營業中。“部分業績好的店已經恢復營業,準備慢慢做起來。如果還能堅持我們就堅持。”

不過,內部員工對此并不具有信心。雖然李陽承諾賣車支付合肥地區員工工資,但據多名呆蘿卜合肥員工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截至12月2日,他們尚未收到工資。

“供應商希望呆蘿卜能活下去,但李陽只顧及外部,不顧及內部,內部沒有運營起來不知道該怎么活。”余田說道。

一年燒光7億元融資

這家成立4年的公司,到底虧了多少錢?

11月25日,李陽在公眾號上透露,去年8月以來,呆蘿卜一共獲得了7億多元人民幣等值美元的融資,也就是說,加上呆蘿卜目前的資金窟窿3億元,一年多里,呆蘿卜虧損超過10億元。

對于這筆錢的用途,李陽連日來有過多次表述。

11月25日,公眾號中,李陽表示,融到的所有錢都投入公司發展當中。

11月27日,李陽向員工們解釋,呆蘿卜花了一個多億在南京,三四千萬元在蕪湖,三四千萬元在馬鞍山。

此外,李陽也曾公開表示,這筆融資花在了用戶拉新、團隊擴充、門店擴展和供應鏈建設上。

上述合肥供應商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: “合肥的員工告訴我,呆蘿卜每天的流水是400萬元,那么一個月的流水估算就是1.2個億元。”

呆蘿卜的“燒錢”,體現在追求低價的過度補貼以及擴張過度。

“以前‘一分購’活動很多,后來慢慢就少了。呆蘿卜的貨價格的確便宜,蔬菜比市場價便宜40%?50%。”11月29日,合肥某呆蘿卜門店的店長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道。

12月1日,有生鮮電商運營經驗的廣州蕓谷科技有限公司CEO宋旸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為了長期維持這個價格,呆蘿卜的虧損是必然的。

“在銷售價比市場價便宜40%的情況下,售價基本上就是它的進貨價。這種情況下,如果門店店主不賠錢,那么呆蘿卜很大可能需要補貼供應鏈。此外,還要貼進去全部的人員和物流成本等。”宋旸說道,“如果采購成本控制不住,那么虧得就更多。”

也就是說,呆蘿卜多開一家門店,就多虧一份錢。

數據顯示,從2016年6月呆蘿卜在合肥開第一家門店開始,到如今的超過1000家門店,其擴張速度堪稱驚人。

11月25日,李陽在公眾號文章中表示:“我們對增長的預期與需求太高,低估了生鮮的‘燒錢’速度,以至于造成了消耗過快。”

事實上,通過前期的虧損獲得用戶流量是生鮮電商經營的常態。

11月30日,上海財經大學電子商務研究所執行所長崔麗麗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:“在生鮮電商領域的競爭中,企業需要較為充足的資金用于在早期打品牌、拉用戶流量,這樣持續一段時間后,平臺才能夠在用戶規模上占有優勢。當用戶體驗被認可且用戶規模足夠大時,平臺才會認為自己有了護城河。”

難以達成的盈利

但這并不代表著生鮮電商一定會長期虧損。

事件爆發前的11月6日,呆蘿卜發表文章表示,生鮮零售的重要壁壘,是規模效益,如果有足夠多的網點和密集度,在供應鏈采購、后端物流成本等方方面面都可以獲得非常大的主動優勢。

“在相當高的區域覆蓋密度的情況下,生鮮電商可以得到良性的資金周轉平衡。”11月30日,北京京商流通戰略研究院院長賴陽向時代周報記者說道。

在呆蘿卜經營業務所有區域中,只有合肥區域滿足“相當高的”區域覆蓋密度的要求。這也是李陽說合肥地區呆蘿卜有可能實現盈利的原因。

“目前,呆蘿卜在合肥有600多家門店,也就是打得很透。在核心品種上,它憑借足夠大的采購量可以和上游生產基地建立合理的供應鏈關系。如果呆蘿卜直接從生產基地發貨,那么至少它是能夠獲得批發市場能掙到的盈利的。”宋旸說道。

也就是說,呆蘿卜只有通過前期虧損在各大城市達成像合肥一樣的規模效益,才有實現全面盈利的可能。正是因此,在危機爆發前,呆蘿卜多次對外宣稱要在全國50個城市開設1萬家門店。

在崔麗麗看來,作為一家初創企業,呆蘿卜想要達到這個目標,需要持續投入資金,一旦融資沒有保障,企業的資金鏈就會受到嚴重威脅,欠薪乃至覆滅都是可以預期的事情。

“生鮮電商一定要有資金保障,要運營能力過硬、供應鏈可控。從這一點上看,似乎不太適合類似于呆蘿卜這樣的初創團隊。”崔麗麗說道。

目前的局勢下,呆蘿卜唯有放下腳步才能獲得一線生機。

在李陽的規劃中,呆蘿卜如能通過斷臂渡過本次風波,將更關注“單店增長”,而不是“整體GMV增長”。

“初創企業可能有優勢的地方就是在商業模式上有特別之處,或者與大平臺走差異化路線,比如定位于某個特定區域或特定客戶群體、特定品類等。”崔麗麗說道。

但在資金鏈斷裂之前,呆蘿卜在整個生鮮電商跑道上,不能算籍籍無名,這也是此次危機爆發的出乎意料之處。

今年9月,胡潤研究院發布《2019第二季度胡潤中國潛力獨角獸》中,呆蘿卜名列其中。

據Mob研究院2019年8月發布的《2019生鮮電商行業洞察》報告顯示,呆蘿卜一度曾以95%的App打開率,以及60%的次月留存率,打敗盒馬和每日優鮮,領跑行業。

11月9日,中國連鎖經營協會與《第三只眼看零售》聯合發布了《2019社區生鮮調研報告》。據該報告顯示,社區生鮮門店數量超過300家的僅占3%。從這個維度上講,2016年入局社區生鮮的呆蘿卜,已經成為社區生鮮頭部企業。

呆蘿卜的臨陣折戟,或許是整個生鮮電商產業所共同面臨的問題的集中爆發。

《2019生鮮電商行業洞察》表示,在目前的生鮮電商行業,即便是巨頭也沒有實現穩定的盈利,并預測,未來幾年行業將迎來新一輪洗牌。

生鮮電商江湖九死一生,呆蘿卜會否成為其中一塊多米諾骨牌?

青海快三开奖结果